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是守旧派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已将灵感缚诗魂  

2009-10-30 21:1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已将灵感缚诗魂

——读贵州余廷林《素心雁字》

 

丁梦(河南南阳)

 

余廷林,又名余亭霖,蒙古族,贵州省大方县人,教师。曾用笔名雨亭、一心、冰火、星月、卢益等,与友人一起创办云龙诗社,时任《云龙诗苑》主编,集有《新醉翁诗词集》、《滴泉居词稿》等。

我与余廷林君,素未谋面,但相交已颇深。我在知音论坛的古典诗词栏目做斑竹时,经常拜读他批量上传的诗文大作,对这位诗弟的创作精神颇为佩服,曾作绝句相送:“网上奇文浩渺烟,滴泉冰火两重天。醉翁亭里诗词会,七彩云中伴月眠。”

后来,我因俗务繁忙而辞去知音论坛斑竹,专心蜗居于新浪博客,经营人生路上的幽梦逸韵,与文朋诗友们少了许多酬唱往来。然诗友新婚征和,理当呼应:“红尘漫步有情人,夏雨春风意属君。雪里梅花溢香久,轻调琴瑟伴终身。”再后来,贵州大方一中云龙诗社成立,不失为诗坛一大幸事。于是幽梦再一次欣然提笔:“逸韵丹青妙手功,晴空又见舞云龙。高山流水千秋醉,似锦繁花万里红。”

廷林君是一位勤奋而执著的诗人,从《新醉翁诗词集》到《素心雁字》,几千首诗词,十数载心血,可见其热爱古典文学的矢志不移,决不是沽名钓誉之徒所能为之。行走在蜿蜒曲折的诗路上,才薄学疏的我从不敢妄自尊大,然诗友的盛情却无法推脱,忙里偷闲的我,认真翻阅《素心雁字》诗稿,不期然间,在余廷林写给上海杨凤生老师的诗中,一句“已将灵感缚诗魂”让我的心胸豁然开朗。

纵览诗稿,洋洋洒洒的诗篇,令人眼花缭乱。余廷林畅游诗国,所写最多的,便是诗友间的往来赠答。无论现实或者网络,廷林君都非常活跃,与各地诗友老师交往甚广,诗集的绝大部分篇幅都是酬唱应和之作,这其实也是最难把握的创作题材。然世间万事万物,千变万化都离不开一个情字。透过这些朴素真诚的字里行间,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颗清纯而滚烫的诗心,看似平常的语言背后,他对自然万物的态度,已深深融入其中。

余廷林忠于爱情。他和邱太靖是一对人人艳羡的神仙诗侣,单是他写给夫人的情诗就达千首有余。他们浪漫,“待到月升携手去,南关桥畔捡樱花”,温馨的感觉,如天边的彩霞,发散出沁人心脾的幽香;他们郊游,“红枫树下诗情涌,灵感飘来信手拈”,山林如酒泉如梦,两人心心相印,灵感诗情信手掂来;他们相思,“遥想吾心生两翅,宵宵都过那山陵”,古有胁生双翼之美梦,今有心生两翅之渴望,山岭那边,究竟是怎样的旖旎风光,令人联翩浮想夜流芳。

余廷林珍重友情。忆同窗情真意切,“一别十年今见得,眉间心上满沧桑;赠旧友坦诚相见,“不让浮云遮望眼,梦中犹自说风流”;读师作豪气万丈,“共是诗仙门下客,君倾大碗我倾觞”。凡酬唱之作最是难写,而廷林君妙语如珠俯拾皆是。答复来鸿沉醉自然:“飘花细雨双飞燕,唤我诗情千百回”;寄语学生谆谆教导:“尽抛包袱豪情在,唱彻狂歌十万章”;关心他人视野开阔:“郁气哪如豪气爽,舒心便是最风流”。

余廷林关注民情。当今的中国,经济大潮风起云涌,无数农民背井离乡融入城市的钢筋水泥当中,田间荒芜的土地让诗人倍加感慨,“留守翁婆挑重任,群孙喂好又山行”,本该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老人们,仍然得出门辛勤劳作;世象离奇时,歪风也盛行,三陪女居然当上了宣传部长,诗人忍不住愤愤质问,“三陪陪到宣传部,到底宣传啥意思?”原来青春的肉价,已经令人瞠目结舌;青年诗人看似柔弱的倜傥外表下,是一腔硬骨铮铮的男儿热血,“我持匕首君持剑,要让歪风尽断魂”,犀利的文字,一样可以让贪官污吏心惊胆寒

余廷林沉醉诗情。廷林君喜诗,一任冷嘲热讽,往事历历无怨悔,“心头依旧起南风,吹绽诗花满地红”;矢志不移吐心声,“憔悴无需怜瘦骨,凄清我愿守诗坛”;胸怀坦荡念屈原,“诗人不幸诗文幸,莫为离骚抱不平”。廷林君爱诗,爱到极致,在他眼中,诗能御寒:“何物能驱寒冷散,天涯短信读诗音”;诗有速度,“莫道诗人无力量,笔穿千万亿光年”;诗最风流,“斯文憔悴浑无惧,自古风流惟有诗”。正如诗人与友人表白的那样,“暮色沉沉心境亮,诗坛共守一分真”,痴迷于古典文学的诗人,在诗的海洋里乘风破浪自由飞翔。

余廷林的诗词作品中,诗意的语言随处可见。春景诱人,“飞花逐水入诗去,云气随心上翠微”;秋夜抒怀,“清风有意推杨柳,明月含羞半露头”;称赞书家,“书中得雅趣,腕底彩虹生”;戏题寄友,“三杯陈酿酒,半盏雨前茶”。阅尽诗歌三千篇,皆自心灵刹那间,莫笑愁思无寄处,午夜睡起久沉吟,放眼未来,“诗在激情奔涌处,词从九万里飞来”,执着的诗人,用语言描绘了一个崭新的世界。

余廷林的诗稿中,口语化的运用也令人耳目一新。 “品文章,存诗稿。……电脑打开发帖了。轻动鼠标,先道‘知音早’。” 好时髦的《苏幕遮》,网络带给人太多的震撼。“……余郎苦,彷徨无助,相思激荡。……到如今,眼泪像什么?麻辣烫。”这般热辣辣的《满江红》,将炙热的情感巧妙蕴藏,令人回味无穷。“……帘外流萤三五点,似笑我,真傻蛋。……君知否,闲庭院,还有我,手机按?” 听一曲现代的《酷相思》吧,有了神奇的诗,还有什么情感不能言传?

廷林君的作品,绝句最多,律诗和词稿次之,长调颇少。许多事物具有两面性,语言通俗明白的同时,往往会失去一些诗词本身应有的味道,某些时候的确很难把握。比如“胡乱扭”、“捡它装口袋”、“君需尽力呀!”等这些语言如入诗,必须是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下,才能彰显它幽默风趣的个性,否则,就破坏了整体的美感。当然所谓的诗庄词媚曲俗,只是大致的框架而已,并非必须而为之。然而锦上添花的效果,我想,一般人都应该不会拒绝。

看到《素心雁字》的书名,便可想见廷林君的苦心孤诣。难得一颗平常心,在金钱至上的海洋里,摇荡着一叶小舟,与茫无边际的惊涛骇浪为伍,与南来北往的鸥鸟大雁做伴,笑看人生潮涨又潮落。一首首溢满真情的诗歌,向这个世界发出了气壮山河的呐喊,尤其是这些海内外诗友的酬唱篇章,是廷林君宝贵的人生财富,也是文化大潮早已风起云涌的有力见证。

余廷林自号新醉翁,拟学欧更崇欧,因而有了《新醉翁诗词集》;在学习诗词的道路上,携爱侣之手,交天下诗朋,锲而不舍,因而有了《素心雁字》。作为一名塑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三尺讲台便是他神圣的天地。然而,年轻有为的廷林君,并不甘心在此止步。他在教书育人的工作之余,“已将灵感缚诗魂”,倾心诗社,创办诗刊,把希望的接力棒,一代一代往下传!

诗坛希望在青年,一卷华章不简单。唤得春风萦万树,叮咚不绝听流泉。”正如廷林君诗中所言,让我们开怀期待,淙淙流淌的山涧清泉,将次第蜿蜒而来,滋润万物,复苏大地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呈献给我们一个全新的明天。

——20091114日深夜完成于南阳幽梦居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