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是守旧派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鲜辞活语 雅俗咸宜  

2009-10-30 21:0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鲜辞活语    雅俗咸宜

——余廷林诗词特色浅谈(代序)

 

      杨凤生(上海)

 

我国素有“诗国”之称,那浩如烟海的唐诗、宋词、元曲不仅为我中华国粹,亦系世界文库中之瑰宝。自民国“五四”以来,“旧体诗词”虽屡遭劫难,而终以它无比顽强的生命力而存活了下来;而今已臻繁荣昌盛,全国诗词组织及诗词报刊达数以千计,诗人队伍不下数十万大军!当前,以“旧瓶装新酒”形式反映新时代的诗词作品已是多如牛毛,令人目不暇接。然而,令人遗憾的是,人们经常背诵欣赏的仍然是那些流传深广的唐宋诗词;那些被谱成歌曲、或被艺人们用作朗诵题材的现代作品,差不多皆由“自由诗”所独领风骚。那些当代诗词家们的作品,大多只能在诗词专刊上昙花一现,或留以孤芳自赏,几乎绝少能在民众中流传。其主要原因是旧体诗词往往过于高雅,失之俚俗,若经吟咏、朗诵,一般人不易听懂。

而今令人欣慰的是,贵州余廷林君的诗词作品却大多能突破樊篱,力尽以时代语言反映时代之声,令人读来清新爽口,别有一番滋味。廷林已出版过不少诗词著作,仅在这《素心雁字》中就有不少此类作品,如《读凌世祥<某三陪女当宣传部长>》:“世象离奇怎可知,青春肉体正逢时。三陪陪到宣传部,到底宣传啥意思?”正因为“三陪”已陪到“宣传部”了,所以结句“到底宣传啥意思”问得维妙、尖刻,全篇语言通俗,读之,人人皆能听得懂;且浅里含深,耐人寻味,造句之功力不同凡响。又如《和广东凌世祥绝句<离巢燕>》:“谁记长途与短途,忘恩处处异心图。毛干翅硬云山去,反哺能衔一谷无?”同样是结句一问,此问不仅是尖刻,而且充满不平,令人读  心酸。“反哺能衔一谷无”是对时下哪些忘恩负义、对自己父母或师长既不报恩、又不感恩的“白眼狼”的无情谴责,作者的爱憎跃然纸上。再看如下二首,其一《读高成勇君赠诗答谢》:“同骂贪官劝世人,文坛顶上啸风云,我持匕首君持剑,要让歪风尽断魂!”其二《步成都李维嘉<教科书叹>韵》:“争得脸红脖子粗,只因异版教科书。寻根太息吃回扣,相比两家大不如。”前一首可看出作者嫉恶如仇对贪官的无比痛恨;后一首虽未带火药味,但同样表露出对当前“吃回扣”不正之风的无情嘲讽和抨击。以上所举四首讽刺、鞭挞歪风作品,虽表达方法不同,而共同特色是语言鲜活,通俗流畅,令人听之能懂,读之难忘。

在这本《素心雁字》中,含愤带刺的作品只是极少部份,书中绝大部份皆为广结诗缘、嘤鸣酬答之作,内容多为畅叙友情和互敬互勉。如《寄湖南冯向阳君》:“万丈豪情闯四方,依然百炼未成钢。江南顾曲谁相伴,惟有三湘冯向阳。”语言通俗,且俗中含雅,其第三句巧用了“顾曲周郎”典故,颇为得体相宜,为作品推进了深度,增添了诗味。

有道是“诗言志”,诗人在抒情言志方面亦有不少佳作。如《寄靳亚梅同学》:“人生何用皱眉头,看得开时情自悠。郁气哪如豪气爽,舒心便是最风流。”另一首《贺<中华中青年诗词选>出版》:“诗道弘扬大任挑,中青年里显风骚。云天猎猎大旗上,自有豪情万丈高。”这两首绝句以通畅而精辟的语言表达了自己的人生观和志向,既鼓舞了他人,又勉励着自己。在这类作品中,有些还充满轻松幽默、嬉戏调侃笔调。如以下两首,其一《友人观我手中相,戏题》:“事业辉煌怕不专,条条大路可通关。余郎自有凌云志,手相纹痕任笑谈。”嬉戏中充满自信,另一《小妹偕外甥吴川辉回乡喜题》:“传来快讯喜提壶,醉后频频小字呼。阿舅今朝心最乐,川辉长得胖嘟嘟。”短短二十八家,将亲情写得活灵活现,同时又用口语“胖嘟嘟“入句而恰到好处,趣味横生,很是不错。

《素心雁字》中大多为绝句,律诗虽不多,但其中亦不乏佳作和佳句,限于篇幅,这里不一一举评,同仁细读自有所得。值得提一下的倒是此集中几十首长短句琴趣。廷林的词作一如其诗作,两者语言风格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姑举其中《霜天晓角答安徽李幸先生》一阕,便可见其一斑。词曰:“清寒斋怪。几本经书在。典雅空灵轻快,能佐酒,能当菜。秃笔惊讶甩。诗家王孟再。我亦田园醉倒,做一个,真无赖。”一首寻常小令,语言谐巧通灵,颇具稼轩、易安风骨。过片“秃笔”二字虽以入作平,但仍不失为佳作。更难得的是,在十多首长调中,有同题《满江红》九首,以“火、锁、果、左”等九个字为韵脚,共叠韵九首,首首意趣不同,其填词功底之厚可想而知。

有人以为,诗词作品过于通俗则难免流于顺口溜。其实不然。殊不如通俗诗词与顺口溜之间有本质上的区别。诗词作品任凭通俗,而皆须严守平仄韵律而“按律做诗、按谱填词”。格律诗词是我国传统文学中的塔顶塔尖,不管如何通俗浅近,其高深的文学性与艺术性,与无轨电车乱开的顺口溜不可相提并论。何况,廷林君的作品亦非首首句句俚俗,而大多俗中含雅、雅俗并存。作品中偶用一两句口语,如同鹤立鸡群,能为作品调味添鲜,达到妙趣横生的效果,使全篇生色;且令人易记难忘。这种风格是廷林应该坚持的。

在我的入室弟子中,上了年纪而卓有成就的,仅湖南张学文一人而已;年青弟子中较为出色的也只有湖北吴江涛、广西莫颖华、河南丁梦和贵州余廷林四人。而这四人中,廷林的诗词已渐渐形成自己特有的风格,实为难能可贵,令我感到欣慰。廷林君尚很年轻,必将前途无量。我希望他能再接再厉,再进一步在炼字、炼句上多下功夫,使自己作品能更上一层楼;为弘扬我中华国学多作奉献。已上絮语,难免不知所云,姑谓之序。

2009年二月已丑新正沪上杨凤生于寄吟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